zeds_dOLX

孤僻且不合群

看到了吗?那个堡垒。他们把它一大半都建在地下而且见鬼的牢固。我们不断有人死去,先前我和Hollywood玩小刀的时候他还说那么小的子弹到底能不能一发就送他们下地狱,可在战场上有个小子一枪就给人掀了脑壳。我的上衣都发硬了,冲在我前面的倒霉鬼胸前中了弹而背后喷出的血浇在了我身上。

我靴子里进了石子末,它卡在了脚底裂开的伤口里。我炸了第一座堡垒,然后他们开始往那边丢手榴弹。有片带着血的碎肉黏在我鞋底,走了几步就严严实实卡在缝里。

他跑得真快,像之前在我在夏洛兹威尔森林里打猎时看到的一只鹿。那支枪是我随便用十几美元从一个老猎人手里弄来的,自然准头也不好。我跟着他跑,血腥味从干燥的喉咙里蔓延出来让我想吐,但比不上鼻子里闻到的令人恶心。

那些人发明出枪弹这些东西接着谴责战争。我中了弹,死去了。他在那喊着我的名字,头发里带着泥土和火药的味道。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