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s_dOLX

孤僻且不合群

只是一个重案组而已 逗比向 EC狼队冰火双蓝冲击波海妖

重案组:督察 教授 探员 狼队冰火浩劫 发言人暴风
缉毒组:老万督察 探员 魔形震波快银白皇后 线人牌皇
jean法医  hank鉴证组  学员kitty和rogue
海妖专克电脑 此为合文,作者:一米六 句号 盆栽



Part.1

“你们管这个叫礼物?用来庆祝我进入这个组一周年的纪念礼物?你们他妈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Logan死死盯着面前用一次性塑料饭盒装着的不明物体,它呈棕黑色,边缘带着点发黑的焦黄,像是某种危险程度很高的危险物品。他的搭档Scott相当严肃地给他科普着这个可怕礼物的成分:“这是鸡蛋,大概只是油放多了Charles又没来及铲出来而已——这是香肠,相信我这绝对不会是排泄物——别丢那可是精华!Charles烤的土豆绝对会让人终身难忘。”Scott的表情相当真挚感人,一副“你不吃下去我会很伤心”的表情。只可惜不远处John的大笑出卖了Scott,他幸灾乐祸的表情犯贱的让Logan想在他屁股上踹一脚。
    “Logan,我觉得你得尝试接受现实。”专门从隔壁缉毒组过来看热闹的Raven语重心长地劝着这位曾经在同一支特种部队服役的老朋友,“我哥的厨艺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你不能以大厨的水平来要求他,吃下去之后你会觉得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了。”   
  “如果他那个时候还活着的话。”John不知死活地又在旁边插了一句,Bobby马上捂住了他的嘴,但来不及了,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Logan铁青着脸,他看着Charles给他当庆祝礼物的午餐,表情就像看着杀父仇人一样(可惜他爸是老死的)。曾经在特种部队带了近十年的Logan先生在山里啃过树皮,吃过老鼠,连几天滴水未进的情况都经历过,但是——说好的改革大法好基本步入小康社会共同富裕的理想呢!老子枪子也吃过了草根也啃过了如果退伍还乡娶老婆——呸是好好工作好好做人但为何还要当小白鼠啊!
    Scott淡定地帮他揭开了餐盒的盖子,面对Logan“你敢继续我就操你哦”的目光坚定不移。“这是Charles的心意,”他善意地提醒,“你该庆幸隔壁缉毒组的Erik和Charles一样去调档案了,否则Erik就算用捅的都会让你吃下去Charles做的东西。”
John一脸“我就知道Erik又找理由和教授相处”的表情,整个重案组的人都知道Erik喜欢Charles(除了教授自己)
    “那就让他捅好了。”Logan满不在乎地回答,他怒气冲冲地将饭盒盖子重新盖回去,打算丢进垃圾桶。而就在John再次爆发出大笑前Jean穿着白色的法医袍过来结束了这场闹剧。她将一本尸检档案丢在桌面上,动作优雅的就像是一个贵妇人(如果忽略她法医袍上发黑的血迹),“伙计们,有活干了。”
    “这实在是有点恶心。”John盯着档案上的照片发表了感叹,Bobby坐在他旁边搂着他的肩点头以示赞同。刚刚从现场取证回来的Alex一脸便秘的表情,办公室里那个巨大的LED屏幕放着他两刚刚在现场拍到的照片。Charles表示暂时还回不来,于是陪Jean在解剖室呆了一天的Storm负责主持会议。  
   “一名女性在一所废弃公寓被杀害,死者四肢均被砍下,并且断口处都缝上了布娃娃的手脚,内脏没有了,身体里全是棉花。五官重度变形,死者的身份还需要鉴证科确定。”“是被锋利并且切口大的东西砍断了,”在特种部队留下的经验让Logan一眼就认出了创口,“力道很大,切口整齐。凶手得是个强壮的男性,凶器至少是斧头或者镰刀一类的东西。”Ororo欣赏地看了一眼logan,“凶器就在现场,是一把开山斧,刀口有血迹,确认是死者的,Jean说死者的脖子上有人的指头掐出的尸淤,经确认应该是男性的手留下的。” 
   John舒服地靠在Bobby身上研究洗出来的照片。Bobby搂着他,两人旁若无人地讨论着。“血液呈圆状喷射型,没有倾斜角度,说明死者当时没有反抗,可能她当时在睡觉。”
“没有人会在陌生的废弃公寓里睡觉,John,她可能是自愿被凶手带到哪的。”“也许原本她打算和凶手在哪来一炮。”John耸耸肩,(所有人翻了个白眼),“这种地方真是相当刺激不是吗。”
    “别那么容易就下定论,John。”Bobby提醒他,“有可能她不知道凶手会动手,或者带她去哪的和凶手不是同一个人。”“这说明如果你想在哪个地方找点乐子需要慎重寻找场合,”Alex幸灾乐祸地笑着,“特别是我们的会议室。”
    John朝他竖了个中指。


当重案组探员几乎都坐到了会议室的时候,那块用来梳理案件的白板上还留着前几天恶作剧而用红色油性笔重重画上的巨大光亮的脑门。
Bobby眉心有些发疼,能把脑门画的这么圆润的一定是那个坐在凳子上翘着脚的刚刚在Jean的办公室竖中指的小子。Scott挑着眉将那画的不算高却很醒目的红脑门擦掉,然后把Jean所能提供的全部关于尸体的照片贴在上面,Alex把现场勘查的照片也歪七扭八的贴上。

Charles还没有回来,这说明这个案子可能还不是能惊动上级的大案件,但是John总觉得事情有鬼。

案件情况被Alex仔细的整理并打印出来,John不得不承认有些方面这个混蛋还是有点优势的。拿到那几张A4纸的时候,所有人的哀嚎了起来。

“喜闻乐见的依旧没有被害人档案。”Logan向上翻了个白眼,怪声怪腔的拖着调子像是潮乎乎的木头拖在泥地上发出的令人难过的声音。
Scott手指敲着桌子,抿着嘴唇半天憋出一句话“大概一会Sean就会查出来给我。”
“OH GOD 但愿是一会。”Bobby举起手发出一声长叹。

Charles拖着脚步慢吞吞的推开会议室的门。
之前明明上头让他一个人去调档案,谁知道他怀着对工作的热忱和一腔诚意愉悦的准备去档案室的时候隔壁那个患有严重中二病的、爱穿高领衫的男人和平常一样板着一张脸和他踏上同一条道路。
去他大爷的领导。Charles在心里咒骂着,脸上挂着半死不活的笑容向前面的Erik打招呼。
“你也去调档案?”
Erik斜着眼睛看着他,那双灰绿的眸子颇有点尴尬的意味。凭着多年过硬的心理知识,Charles几乎敢打包票,Erik和他一样都不想见到对方——太尴尬了,尤其是当你几天前因为警厅高层的晚宴太嗨了(这帮老不死的party为什么闹得比底下的小青年还大?)而喝的醉醺醺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吻,OH shit别提了。
“恩,Shaw让我找几份缅越边境毒枭的资料。”Erik清清嗓子开口。Charles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能几乎面瘫的保持笑容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档案室里Charles搬了一个铁架长梯坐在最顶上看着上面一排的大大小小的刑事案件,在这个角度刚好能望见对面窝在档案柜最低一层翻查东西的Erik,因为身高问题而不得不侧趴在地上用一只手翻找,Charles觉得Erik脸上一定挂着暴躁的皱眉的表情,虽然这个表情真的该死的性感。
他不安的眨了眨那双蓝眼睛,想把注意力努力集中在几份泛着黄的纸张上而不是那个男人因为伏在地上黑色的衣衫半掀露出的一节线条流畅而结实的腰部。
缉毒组的Erik.Lensherr有着全警厅最漂亮的腰线。
Charles突然想起来之前Raven告诉自己的惊爆(在他看来)的消息,目光再一次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麦色的皮肤泛着光亮,长而紧实的线条,脊椎末凹陷的部分有着浅浅的阴影…
“Charles?”Erik从地上翻坐起来,单手拿着需要的资料,从背后而来的炽热的视线让他疑惑的看着坐在顶上的老朋友。
“N…NOTHING!!”Charles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盯着朋友的腰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是你自己都快看硬了…“我找完了,先走了!”他灵巧的从铁架上跳下来,没来得及稳住步子就拔腿而逃。
落荒而逃形容Charles的背影真的太贴切了。Erik默默在心里吹了个口哨。对方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大片绯红的高温,耳朵都快红透了。
Erik下意识舔了舔干燥的下唇,跟上去“Charles,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关于几天前的那件事。”
前面恍惚前进的身影果然一顿,他看见Charles回头,那双蓝的像汪海水的大眼睛闪过一点不安,Charles有眨了眨他的眼睛,脸上热度又高了至少3摄氏度
“Enn……我觉得我们还是…”
Charles的手机响了起来,Erik烦躁的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的翻找手机。

一定要和Charles促膝长谈。
Erik看着Charles对他做出了抱歉的手势,然后目送他离开,叹了口气。

Charles风风火火的一路小跑找到了Sean,对方埋在三台电脑之中,Charles几乎欣喜的以为信息科的以不务正业为名的Sean终于开窍的努力工作,他快步绕到Sean的身边,探头探脑的看向电脑。
去他大爷的努力工作。Charles恶狠狠地咒骂。
——Ok,星际迷航,每一个网虫都不可缺少的必玩游戏。
当屏幕里的瓦肯人叽里呱啦的说着一堆令Charles眼花缭乱的东西时,戴着巨大耳机的Sean递给他几张人物履历表。
他的声音特别大,也许因为音量开的太大的缘故“这次的被害人档案。加油。Fighting!”
啊,真是贴心的鼓励。要命。
Charles默默翻了个白眼,脸上依旧是面瘫的笑容:“谢谢,辛苦了。”辛苦你玩游戏了。
“不——用——谢——!!!!SHIT!!我还没瞄准呢这不算 FUCK这该死的游戏为什么NPC不告诉我这关有……”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听你叨叨星际迷航。Charles退出了信息科办公室并完美的帮Sean关上了门。

他拖着沉重步伐推开会议室的门的一瞬间,他觉得他的头发又多掉了好几根。

重案组的组员都快睡着了。
好吧是已经都睡着了。
John率先支撑不住自己的眼皮倒在了旁边Bobby的大腿上,Bobby本来想抱怨John行为的不礼貌但他一开口就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Logan趴在桌子上没了动静,根据一起一伏的呼吸可以判定此人已经进入品质良好的睡眠之中。Scott把他有些瘦尖的下巴靠在Logan背上,隔着眼镜的阻挡难以看出他是睡还是清醒,不过Bobby觉得像Scott这样严肃的在公开场合几乎都不和Logan秀恩爱的人能做出这么暧昧的动作一定是状况之外——反正就是睡过去了。
Bobby上下眼皮打着架,不一会也枕着椅子背睡了过去。
Alex戴着耳机脑袋用笔记本在屏幕上玩着星际迷航——Sean强烈推荐的游戏。

Charles站在门口,看着组员们一对对冒着粉红气泡的甜蜜睡姿和大老远就能看见玩着星际迷航的Alex同样也是闪着光芒无可抑制的想摘下Scott的墨镜给自己戴上。
一时间他有点想念Erik。
后一个想法的进入他立马拉黑在脑海里,oh,头发一定又掉了很多。
他颇为无奈的拍了拍手,叫醒了他的组员们。
Alex因为是醒着所以立刻摘下了耳机,顺便用脚踹了踹睡得昏天黑地的John,后者一下子蹿起来,正撞在Bobby的下巴上,咚的一声让两个人同时哀嚎起来——主要是Bobby,因为John头太硬了他叫的更惨一点。
因为这两声哀嚎而被惊醒的Logan刚想抬头就感受出背上的重量,他快速反应过来是Scott于是小心翼翼的把恋人抱在怀里直起背。
Alex表示这就是青年组和中年组的恋爱生活方式。
Scott小幅度的动了一下,然后清醒过来,摘下眼镜揉眼睛的样子Logan真想扑过去亲他那双嘴唇。
另一边的Bobby揉着发红的下巴发出冷抽声,John不知所措的帮他揉着下巴。
Charles觉得扎眼极了,他再一次轻咳让这个不可能再好的基佬们注意到他的存在:
“孩子们…”
“我觉得我比你大,Chunk。”Logan伸了伸手臂,懒洋洋的说道
“…我就是想说Sean给了我这次案子的被害人资料…“就是晚了点。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John亲了亲Bobby发红的下巴作为道歉,慢吞吞的接茬。

你他妈。
Charles深呼吸一口气微笑的说“是的,开始吧。”

“被害人是Anna Green,年龄27岁,在一家便利店工作,晚上通常去案发的废弃公寓对面的MONSTERS酒吧打工,1年前父亲去世再无别的亲人”Charles翻着Sean给的资料大体的读了读。

“Woow,她父亲可真不一般”Alex啧啧称奇“性侵女儿可不是什么好历史。”
“她父亲直到女儿14岁因为暴力性侵导致阴部大出血被送进医院查出来,然后被起诉送进监狱,两年前因为表现良好提前保释,一年前病死在法院规定的工作宿舍。”
“这种恶心的事肯定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开始了。”Bobby说。
John露出作呕的表情“变态父亲,这姑娘肯定心理畸形。”
Scott把嘴唇抿成一条线,皱着眉头开口“心理上肯定有阴影,后遗症估计也会有——性恐惧什么的,但是去酒吧打工也说不通,这上面说她是去做陪酒的。”
“生计所迫,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吧”Logan转着手里的笔道“便利店的工作一天才多少钱。看掉在周围被扯断的项链,我打赌一根就要上万。”
Bobby看了看档案上夹着的一张彩色照片——一头柔顺的褐色长发,蜜色的肌肤,大眼睛和厚嘴唇,有着饱满的胸脯,不得不说Anna Green是个能令大多数男人都倾心的女人。
“长的挺好的,会不会是被包养?她还住在一栋上流的公寓里。”
Charles在白板上刷刷刷的写着情报——Sean调查的资料总是比人口调查局的详细的多。
“在便利店工作晚上进行陪酒,便利店的工资并不高所以买不起高档首饰衣物皮包也付不起上流公寓的房租,所以这些来历不名的钱应该是陪酒获得的,但是酒吧不可能给她高额的价钱,所以应该是她接触频繁的顾客给予她的,接触一两次的不可能送她这么昂贵的东西更何况是间小酒吧。”Charles这么说着,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既然是小酒吧就不会有非常有钱的老板,那为什么会有个人这么频繁的送她奢侈品?”Alex问,John一下子打断了他
“Charles又没有说是一个人,你个白痴。” “你才白痴!!”

“OK boys。别闹了。我们快继续吧。”Charles揉揉眉心,头涨的发疼他实在受不了吵闹了。
两个大男孩怏怏坐下,Scott帮Charles继续分析道
“不是一个人的话,那这个范围就有点广了。也许是一个送她公寓,另一个送首饰还有一个送皮包什么的,但是这就会被发现——自己的恋人身上背着不属于自己送的物品,额,说到恋人我觉得送她这么多东西一定不只是追求。”
Logan有些嘲讽的冲着Scott笑道“hey瘦子,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纯情——只有交往才可以送贵重物品比如钻戒。”
“钻戒求婚才能送。”
“看来我下次得给你送戒指了?你想要几克拉的?”

“先生们我觉得我们在讨论案件而不是婚嫁。”Bobby干巴巴的声音令Scott抑制住想要暴打Logan的冲动,他连声道歉,但Logan却露出他特色的不屑的笑容“得了吧,你和John戴着那对情侣戒指也不是一两天了——Darry Ring 还挺浪漫是吗?”
“GOD 闭上嘴吧Logan。”Bobby做了个STOP的手势,他左手无名指上那个闪亮亮的银色戒指泛着好看的光芒。

Charles再次觉得自己头发都快没了。
Alex眨了眨眼睛“我们不继续吗?”
Scott从目瞪口呆的样子恢复到平常的表情,他压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说真的他真没发现Bobby和John手上的对戒——尤其是这戒指还是Darry Ring,他看了眼Logan心里颇有点小小的失落。

“恩,回到正题,我们最好赶快结束第一次分析然后好好吃午饭,下午有的我们忙了。”Scott这么说着继续道“这几个送Green礼物的男人最后肯定有一个识破了她的谎言,所以很大可能是情杀。我建议我们最好有几个人去那家酒吧查查情况,另外的人去她住的公寓和白天工作的便利店寻找线索。”

“下午行动?”一边忙着在桌子底下和Alex打腿仗的John这时候才出声。Scott点了点头。

Charles叹了口气“交给你们了,上头给我还有别的任务,和平常一样我不参与行动。”
“Yes sir。”


重案组的成员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会议室,一个巨大的案情如同一张网一样慢慢罩在每个人的头顶,一场变态的情杀案正展开它的鲜为人知的过去。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