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s_dOLX

孤僻且不合群

标题:Funeral song(环太平洋AU)

配对:Bobby/John

说在前面的话:目前这个AU在群里反响不大所以我还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写下去。就先把一部分内容发上来然后也可能就此坑了吧。发个底稿说不定有一天想起来会写的


Kaiju (日语)巨型野兽

Jaeger(德语)猎人

追兔子:指驾驶员陷入某一段回忆中,这可能导致驾驶员将记忆中的情感和行为代入机甲的相应半区而失控。

 

 

    2013年,环太平洋地区海底深处出现了一个平行宇宙“突破点”,随后,一个巨大无比的巨兽生物从“海洋”中崛起,第一只巨兽首先摧毁了旧金山以及周围所有的海岸城市,而人类大部分企图阻止巨兽的军事行动全部以失败告终。最终在大面积核弹的投射终于将这头入侵者杀死,而它的爆炸后的酸液腐蚀了三个州的土地使其沦为再无人烟的荒漠。

    我们哀悼遇难者,铭记此次侵袭,然后继续生活。

    但第一只不代表着最后一只,六个月以后,马尼拉发生了第二次袭击。第三次袭击发生了卡波角,然后是第四次。

    我们曾经只是在幻想中见过那些长相丑陋而破坏力巨大的生物,它们的身上覆盖着硬皮,酸液腐蚀掉可以碰到的一切东西,小孩子们都喜欢它,因为他们还不曾见识过那些令人绝望的末日危机。但是有那么一天,当第一头Kaiju穿过海岸线摧毁了整个旧金山的时候,人们所能做的只是尖叫,溃逃,死亡。

    它们来自平行世界,体型巨大,长相丑陋,是真正的杀生武器。我们意识到这不会停止,一切还都只是个开头,我们需要新的武器。全世界各地放下纷争在共同对抗这个毁坏我们家园的生物。我们创造了属于人类自己的怪兽

    机甲猎人(Jaeger)应运而生。驾驶员通过神经元连接与机甲合体去对抗体型庞大的Kaiju,但在一开始的实验中,我们遭受了挫折。单人驾驶员无法承受连接机甲所带来的巨大神经压力,双驾驶员系统开始实施。越来越多的机甲猎人诞生,却缺乏优秀的机甲战士。而人们的眼光开始聚集在变种人身上。

    变种人由于拥有超乎常人的先天基因,他们在怪兽战役中活下来的几率更高,而第一代变种战士展示了他们超乎寻常的能力——变种人领袖Charles Francis Xavier和EricLensherr是第一代双人驾驶员,两人的通感达到百分之百。他们所驾驶的【启示者】号机甲创下了至今未有人超过的17个怪兽的斩杀记录。

    自此,专门用于培养变种战士的X学院诞生。

 

 

    在怪兽战争中的第十二年,由于军方不满于X学院在机甲猎人计划方面的绝对控制,他们私自对怪兽大脑进行了通感以获取信息,而Kaiju间的相互连接使大量怪兽从穿越口出现寻找与其通感的人类。先前军方所建立的“生命”海岸墙工程在两个三级怪兽的打击下彻底崩溃,最终这场惨烈的战役以X学院的大量变种战士牺牲而告终,牺牲战士中包括了优秀的二代学员Jean Grey。随后政府放松了对X学院的管制,一部分学员被允许退出。稳定的体系开始建立。

    但这依旧只是开始。

 

    John随着Logan走进破碎穹顶的时候,一帮乱哄哄的人群抬着刚刚剿灭的两只怪兽的部分大脑冲进看起来陈旧的大型电梯。那些恶心的黏腻腻的粗大神经吸附在玻璃上,让John一阵恶寒。Logan看起来对此已经完全适应,Kitty沉默着站在一旁,她的手里拿着还湿漉漉的雨伞和一份完全没有打湿的报告。John盯着那些用于构造这个相当牢固的电梯的钢铁外壳,它们被明显使用过多次,有着发黑的血迹和生锈的痕迹。不像是科幻电影里干干净净的现代化大楼,整个破碎穹顶的存在给人一种悲怆的末日感。那些硬化的钢筋,那些给人窒息感的油漆和完全裸露的水泥结构——

    “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原因,但是五天前我们的感应数据显示突破口有多只Kaiju一同出现,它们都有智慧。”Logan说。他的身体完好无损没有一处伤口,但Kitty在旁边战栗了一下,“Scott和Rogue被其中一只被教授称为【凤凰】的五级Kaiju扯出了驾驶舱,确定不可能生还,最糟糕的是我们损失了四台机甲,还有大量第一次作战的四代学员。但我们也得到了很多信息,这会对下一次作战有很大用处。”

    电梯到了医护层,Logan走的飞快,John只能跟上。医护层大概算是最干净的一层,他总算没有在墙壁上看到脏兮兮的涂画。“Bobby在Rogue死后一个人把机甲开回了海岸边,这个小伙子真是了不起——不过他现在还是没有醒。我们初步推测大概是因为Rogue死的时候还和他连接着,这使他陷入回忆中了。他在追兔子。而把你叫回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缺一个三代机甲驾驶员。”

    John看到Bobby了,隔着玻璃窗。但他几乎完全认不出来那个缠在白色绷带里的人是记忆中的Bobby。那些输液管密密麻麻地插在他身上,整条右臂包裹在支板架中。John几乎没有意识到他的皮肤在变得冰冷,他紧张地咽了下口水,Bobby受伤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为什么是我——我肯定不是你的第一选择。我的意思是,你看,我当初甚至没有一次可以和人成功通感。我很难接受别人进入我的大脑分享我的记忆和感情。”John用手指的关节不自主地敲着墙壁,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病房里的Bobby,“任何Kaiju你们都可以搞定的不是吗?你们不需要我这个当初从学院里逃跑的人。”

    “你就是我的第一选择。”Logan冷冷的说,“我们别无选择了,John,我查过你的通感记录,你的确很难和别人分享你的大脑——但并不是全部。你和Bobby百分百连接通感过,不是吗?”

    John擦着了他的打火机,他终于停止了愚蠢的叩墙的动作。他的眼睛在不算光亮的灯光下依然像是在闪闪发光,“我要和Bobby一起?可他还没醒过来呢。”他嘟囔着,“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我在见鬼的造墙工程里呆了三年,然后新闻里这破玩意就像是乐高搭的玩具城墙。现在你还挖出了我要重见天日?我一点也不想,老兄。”

    “所以你必须得来,小子,你不会更想死在那堆破建筑里吧。”Logan嗤之以鼻,“那城墙真的很管用——它抵挡住了怪兽十几分钟的攻击呢。真他妈的。所以,小子,你是要死在猎人里,还是那堆破水泥了?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Kitty叹了口气,她扎起的头发不再像以前那么整齐了。“我带你去看看Bobby的机甲。John,和我来。”

 

 

    “Logan脾气可能不太好,但我想这已经他能想到的表达出最平和的方式了。”站在移动的钢铁电梯里,Kitty在极度沉默之中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Scott在他面前被那只Kaiju抓出驾驶舱外,他和Bobby一样,在Scott死的时候他两都还连接着。所以这肯定让他没法足够冷静——他一直都不怎么冷静。他已经失去了Rogue,Jean,还有Scott了,他还能坚持着真是令我们惊讶。”

    电梯打开的时候,John一眼看到了那些庞大的机甲。它们耸列在那里,没有一台是全新的,你能从上面看到战斗留下的一切,但这简直让人肃然起敬。并不打磨光亮的钢铁外壳或者是坚硬的新型合金,全部都有着裸露在外的忠诚。破碎穹顶的钢筋水泥结构暴露在外,一阵鸡皮疙瘩从他身上冒出来。

    一排排推着大型零件的推车穿过他们,不少人往John身上瞟两眼,他还穿着造墙时脏兮兮的工作服。他看到那些四代学员在旁边好奇地打量着他,在他看回去的时候又移开视线。他在心里默默地数着他所能看到的机甲,大部分是他熟悉的——他还记得巨鹰,吟游者,还有第一代的蹂躏者。显然机甲的巨资重置令X学院吃不消,他们更多地选择了回收现有的战甲,将它们改造,进化成更加骇人的末日打手。

    “我们在原有基础上添加了更多的动力系统和武器,确保它们运动起来会更快。”Kitty说,“越来越多的Kaiju集体出现,两只或者更多,我们需要更灵活,或者更致命的导弹。但Kaiju们也在进化,我们快要处在下风了。尤其是当它们拥有了智慧懂得团队作战时,我们付出的代价更多。所以Hank想了一个新办法。”

    John的背在走路的时候微微驼着,他抱着自己蹭了一些机油而显得脏兮兮的包,没法专注于某一个特定事物。他看到这个仓库里堆放的一切,这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东西。他没看到自己同期的学员,只有Peter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右手打着绷带,那些尚且年幼的四期学员在略显拥挤的机甲仓里打篮球。一阵冰凉感在他体内蔓延开。

    “其他人呢?”John问道,“其他的三期学员呢?上一场战役死了多少人?”

    Kitty突然停了下来,John终于把注意力专注于眼前这个破损严重的机甲。他看到这个机甲猎人驾驶舱破了一个洞,裸露的电线正在被维修着,滋滋啦啦的光电团让他想到小时候放的仙女棒。“噢,”他说,“【冰玫瑰】。”

    “三期除了我,Peter和Bobby,全军覆没。”

 

    “Rogue曾经在之前的体检中留下她的血液样本,Hank成功地提取出了她的变异基因部分,并打算融入机甲中。”Kitty带着John走上台阶,逐渐接近那个看起来狰狞无比的驾驶舱,John走近那个被撕开的洞口,心里一点点揪紧。他往下看着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地面,脑里一阵眩晕,“我们曾经在Rogue第一次提交血液时就开始这个计划,但现在才成功。我们可以使机甲发挥出一部分驾驶员的变种能力,有一些由于机械限制没法挥发,但是有一些就可以,比如你的能力。”

    “哇哦。”John夸张地做出一个表情,他继续往上走。Kitty摆摆手让那些正在负责维修的工人们离开一小会。John足够熟悉这台机甲,三年前他参加过这台机甲猎人副驾驶的竞选,也曾经在竞选失败后从直升机上看到过Bobby和Rogue如何将它变为一台恐怖的致命武器。他往上走,终于到达了驾驶舱。

    他的心脏猛地一缩,手脚差点不稳要摔下去。驾驶舱右翼那个裸露的洞极端骇人,周围的铁皮被挤压变形,被扯断的通感装置毫无生气地垂着,里面到处是潮湿的铁锈。他避过那些尖锐的划口向里面走去,Kitty在后面停住了。

    “John。”她试着叫他。John摆摆手示意自己一切都好,他愈加专注地观察着这个几乎变成一堆破铜烂铁的空间。舱壁没有一丝血迹,但是副驾驶位后面的支撑板已经挤压变形,操控板糊上了一层令人作呕的深红色。“Bobby是副驾驶,他是副驾驶,对吧。”John嘟囔着,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精神崩溃,“Rogue死了以后他把操控板转到右手了对吧,我看到他伤的是右手。”

    “左臂的激光炮已经在先前发射完了,这是必要之举。”Kitty心中一阵酸楚只能如此回答,John已经一转身从驾驶舱钻了出来,袖子上蹭了点血迹,在他的工作服上倒也不怎么明显。

    “带我去见Bobby,”他说,“来吧,你们知道的,除了我谁也没法让他醒过来。”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