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s_dOLX

孤僻且不合群

【冰火】the Greatest

The Greatest

Bobby/John

 

 

   Summary:Bobby死了,有一个死神来回收他的灵魂。

 

    他站在楼梯的最下面往上望,但是太黑了,除了很上面的地方隐隐看得起有火点以外,这个地方就像是被墨水浸透了一样,他觉得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奇怪的是他觉得他能感受到这个楼梯上的灰尘挺多,带着一股灰尘特有的发霉而且让人发痒的味道。

    他甚至有那么几秒忘记了自己叫什么,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死了。然后Bobby很容易地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还有死亡前发生的事。他化冰的身体被哨兵烧了个透穿,其他在外面驻守的人全都死了个干干净净。挺英雄的死法,可惜英雄不都该不会死的吗,但是他死了。

    他死前没想太多,把人生中重要的人倒是翻了一遍,可惜这个数目也不太多。有那么一瞬间有一点火花炸了一下,只可惜转瞬即逝。

 

    他往上踩了一格楼梯,才发现身边有人。那个比他矮一点的人罩在一件黑袍下面,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那个人站在他的上一级台阶,当Bobby移动的时候他也往上走了一步,就像是引着他一样。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人他是认识的,但是那种感觉转瞬即逝,于是他又走上了一步。

   "我是死神。"那个人说。

    死神引着他向上走,楼梯作响的声音像极了Bobby小时候家里的木楼梯。他走过一个拐角,光线慢慢变亮,他看到一个玩具火车被丢在很里面的位置,上面粘了泥巴。

   "这是我爸妈在我四岁的时候给我买的。"Bobby说,“后来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我猜是在储物间。"死神问他。"你想看看吗?"

    他向那个玩具火车走去,就好像那个拐角无穷无尽似的。拐角堆积的东西越来越多,到后来真的像一个储物室了。坏掉的扫把,一些不是很想要的衣服和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放在那里。Bobby把手放在了那个玩具火车上,避开干裂的泥土。他抬起头,看着旁边出现的墙和背后的门,有讲话声从门后面传出来。

    他从门缝中向外看。那个金棕色头发的女人和他妈妈年轻的照片一模一样,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和那个小婴儿……还有在厨房凳子上晃着脚的小男孩。他猛地把头缩回来,晶蓝的眼睛里满是困惑。

   "这是我的小时候。"Bobby认真地说,"我记得,那是我,你看。"

    他想这幅画面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自从在很久很久以前,当他的弟弟打通了119,那些警察端着枪对着他们而自己父母用看着怪物的眼神在楼上透过窗看着逃跑的他时,也许他就不曾再想过回来。X学院里大部分小孩都是被抛弃的,而这种离开方式似乎也和他们没什么不同。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再也不曾见过他的父母。

   "这些记忆是你自己选择的。"死神说。Bobby转过头看着他,"很显然,你很想念他们。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事带给你怎样的伤害,你都放不下你的家人。"

   Bobby沉默几秒,继续透过门缝观察他的家人,小心翼翼,生怕作为外来者的自己打扰了这片场景。死神一把抓住他的手推开了门。"进去吧,你并不会影响到他们。这只是记忆,"他嘲弄道,"已成事实,都是过去了的记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

   他把Bobby带入客厅。摆在茶几上的杯子崭新细致,甚至连吊灯也在微微晃动。Bobby的手拂过沙发,他坐在他爸爸的身边,恍然才发现他们近乎一样老。这份记忆陈旧而新鲜,连Bobby自己也不知道竟能记得如此深刻。

    他起身,走向坐在餐桌旁的小男孩。他的小时候头发比他现在更加灿烂,眼眸更加透明,他把玩着一个小碗,里面装着泡着麦片的牛奶。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乳白色的液体慢慢冒出丝丝寒气,最终冻结成冰。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力的时候。"他喃喃自语。

 

    他们又回到了那个走廊,依旧是旋转着向上走去。那簇小小的火光似乎变近了,起初它是弱小到Bobby以为那是虚假存在的火光,现在他觉得他的头上确实有什么东西在燃烧,在很远的上面。

   "我想我曾经在哪见过这幅画面。"死神对Bobby说。"但我记不起来是在哪见过了。"他的声音像是在思考,但他后来又放弃了寻找这个源头。

 

   "不得不说,你的记忆对我来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死神说,"就像我曾经参与其中似的。"


————————————————————————————————

写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小伙伴猜到了死神是小火((((。


会是HE哦(你信吗

评论(3)

热度(76)